吴亦凡《大碗宽面》发展史

  • 时间:
  • 浏览:27

  本文属虎嗅“脑洞2019”系列文章,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难逃一吸”(ID:huxiu4youth)。“脑洞很大,制造变化”,我们希望呈现当下蕴含在年轻人消费品中的创意洞察,及其反映出的产业和文化现象。

  虎嗅年轻内容组出品

  作者|格林糖

  编辑|曾欢

  “何必针锋相对

  你看这碗又大又圆

  相聚就要举起杯

  你看这面又长又宽”

  5月11日,吴亦凡北京演唱会,全场观众与一袭红衫的吴亦凡合唱《大碗宽面》。此时距离这首歌上线还不足一个月,在偶像歌手的歌曲受到电音和K-POP影响下变得越来越难唱的现在,这不啻一个奇迹。

  “做这首歌的初衷就是希望,人生嘛总是有起有伏,很多时候就是要放平自己的心态,就像一碗大碗宽面一样。什么是大碗宽面?就是看淡,豁达,宽容,不要去太在意很多事情。希望大家都可以在人生中找到自己的那份平静和快乐……不开心的时候吃一碗面就搞定了。”舞台上,吴亦凡这样解释这首歌诞生的背景。

  至此,“大碗宽面”从缠绕在吴亦凡头上的咒语变成了他打开新世界的密语,从一个网络流行梗变成了改变一个流量明星形象的作品。

  从数据包到五线谱,宣传、嘲笑和快乐都逐渐附着在这个梗和随之而来的次生作品之上,它伴随着吴亦凡身上Hip-Hop标签,以及网友们的自娱自乐茁壮成长,变成了如今品牌传播、音乐制作和艺人定位等方面的独特样本。

  大碗宽面的由来

  或许如今,已经没什么人记得湖南电视台2017年5月播出的真人秀节目《七十二层奇楼》,但这个综艺在偶然中形成的娱乐果实,却成了过去两年时间里网民的精神食量。

  这个类似《极限挑战》的真人秀节目,需要嘉宾在城市里完成不同的挑战任务。在2017年6月30日播出的第8期节目中,吴亦凡一行人来到陕西西安的面馆接受挑战,他们需要一边甩面一边表演节目,客人认可才能通过关卡。

  “你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在另一位节目嘉宾侯明昊的B-Box帮腔下,吴亦凡即兴来了这样一段Freestyle。

  这就有了后来作为梗广泛传播的那一段视频。

  此时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段偶然而成的Rap,会成为半年之后虎扑论坛上对吴亦凡的嘲讽定式。那时另一个梗“你有Freestyle吗?”已经火遍全网,而吴亦凡在《中国有嘻哈》60秒演唱中那句“说唱音乐应该像写诗一样“的点评,则被网友以“大碗宽面”以及“看什么,6,你和我走一波”反噬。

  《七十二层奇楼》节目本身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而第8期更是以0.685%收视率,位列全12期最末。在传播层面,虽然除了“大碗宽面”外,吴亦凡自己也多次主动Freestyle来展示自己的嘻哈技巧,但最让社交网络兴奋的还是吴亦凡和赵丽颖的CP。

  彼时吴亦凡已经发行了两支英文作品Juice以及July,并且也找到高晓松,在洛杉矶开了豪华的Writing Camp。一句话,以嘻哈音乐为主的音乐定位已经准备好,只等待着当年6月24日,《中国有嘻哈》的节目播出。

  只不过,等待他的并不仅仅是粉丝的赞誉,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们的创作欲。那个时候“梅格妮”(吴亦凡粉丝的爱称)们已经有了控评的意识,但在距离她们略显遥远,舆论也更难控制的虎扑和B站,一场依靠网友自己双手的自娱自乐Party,正在暗中酝酿。

  一个梗的次生文化

  2017年6月末的一天,当时还在上大学的Diesi,收到了朋友发来的一段视频,他笑出了声。这段视频正是《七十二层奇楼》里,吴亦凡的那一段《大碗宽面》,那一嘴不算地道的陕西话和逗趣的歌词给 Diesi 带来的欢乐里也多少带着一些嘲笑。

  如今Diesi的身份是Loop电音主理人,“当时中国有嘻哈第一期刚好播出,对于吴亦凡作为导师,事实上所有人都持怀疑态度,当然,我也不例外。我从中学那会儿开始玩儿B-box从而接触到说唱文化,打心底里是觉得吴亦凡就是个流量小生,为什么会来做中国第一档嘻哈节目的导师?”

  Diesi 在上学之余,也随手做一些Beats,那一年他从自己的作品库里选了8首拿出来上传到网易云音乐售卖,卖掉了其中7首,还有1首闲置着。

  抱着一半恶搞,一半diss,以及“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态,他将节目中的人声提取了出来,用那个还没卖出去的Beat,制作了一曲《又长又宽,又大又圆的freestyle 》。

  这并不是第一首diss吴亦凡的歌曲。实际上《中国有嘻哈》的节目,为广大网友提供了大量素材,同时,伴随嘻哈文化中“diss“概念的普及,于是各路Rapper乃至普通网友八仙过海,花式创作,开始了一轮轮娱乐万岁的狂欢。

  当时光是关于吴亦凡以及中国有嘻哈节目的Diss,就可以铺满一个歌单。

  有一件事显而易见,这种diss与纯美国式的diss文化有完全相左的根源。

  美国嘻哈歌曲经常带有政治批判,为社会不公发声。比如N.W.A的Fuck tha Police顾名思义就是diss警察,然后围绕这个社会议题,可能会有反对意见出现,于是又有diss back。

  但在中国,除了少数辱华议题(比如Lil Pump的辱华歌曲遭到中国Rapper的集体diss),其它的争端更像神仙吵架,很难说有什么实际的社会价值,更多仅仅是娱乐本身。

  所以这一场“关于《中国有嘻哈》到底是不是真嘻哈”的大讨论,既不能促进中国嘻哈水平进步,也没有把吴亦凡斗倒。它们只是推高了节目的热度,而更大的意义在于,这个过程中网友充分发挥了娱乐精神,让更多人笑了出来。

  Diesi的《又长又宽,又大又圆的freestyle 》刚刚问世时,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直到半年以后——此时甚至他已经把原beat卖掉了——一位B站的up主枪弹轨迹问他要了授权发到B站上,才忽然间爆红,至今这个视频仅在B站就已经有了近500万的播放量,而著名的嘻哈歌手,也是《中国有嘻哈》的选手法老还在自己的歌单里将其收藏。

  但作为音乐人,Diesi拒绝通过这首歌获利。在视频火了之后,起码有200个人问他买beat的使用权:“我琢磨了一下,一个500,200多人咋说也有个十几万。”

  但已经开始全职制作音乐的他,并没有觉得这个作品值这么多钱,在他看来,这首歌及beat水平不高,对他未来的事业没有什么帮助:

  “我心里的想法就是,这个歌是个娱乐的、不含任何商业性质的东西。”

  吴亦凡的对抗与和解

  对于次生作品和文化,一开始,吴亦凡及团队是拒绝的。

  在知名的“吴亦凡VS虎扑事件”中,面对网友针对他爱用Skr以及唱歌过于依赖电音的diss,吴亦凡的反击是发布了一首名为Skr的diss track,并在歌词中直言,自己和虎扑网友“根本不是一个Level”。

  如果将这次对抗视为一次公关事件的话,吴亦凡团队的危机公关显然并不算成功:

  双方的键盘大战不久之后,出现了名为《苏韵锦!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的视频和曲子,它采样于吴亦凡和刘亦菲主演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制作者让台词“过电“(给原本正常的台词加上Autotune电音效果,以讽刺他过于依赖这份技术)。这支视频不止于B站和虎扑的红火,还扩展到抖音和各个视频平台上。

  硬刚的结果是偏见更加根深蒂固,更多人在提到吴亦凡时会想到“电鳗”的名号。

  吃一堑长一智。这也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在《大碗宽面》中火药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和解和交流的信号。

  Skr中的“多少人娱乐万岁,多少人心态可悲”不见了,变成了《大碗宽面》中“能让你开心,确是我本意”:

  而Skr里“这首歌没混直接发”的随意,也变成了做《大碗宽面》时,专门找到著名音乐人李偲菘、廖正星和其伟思音乐团队编曲的认真。

  “这首歌亦凡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编曲人,所以又找回(李思菘)老师帮忙,这也是亦凡跟老师的第二次合作,由于这次大家分隔两地又有时差和deadline的压力,所以前期在沟通上花了很多时间,以确保能够更加精准有效的完成整个作品的呈现。”

  李偲菘团队还对虎嗅并表示:第一次收到吴亦凡提供的歌曲Demo时,感到了意外和惊喜。他们清楚这是来自于一个网络的梗,但是“这个梗玩得很巧妙很大气,音乐性也丝毫没有在这首歌曲中减弱,特别是歌词的部分给了编曲很多想象的空间“。这位操刀过张学友、孙燕姿等诸多优秀华语音乐作品的制作人,也认为“在吴亦凡身上,看到了年轻音乐人的用心和进步。”

  从结果来看,《大碗宽面》形势喜人。在B站,这首歌的播放量已经达到了900多万,几乎是Diesi的原版《又长又宽,又大又圆的freestyle》的两倍,而舆论上,也收获了最朴素而有用的评价:“好听”。

  Diesi也对这首歌表达了欣赏:“如果所有官方都能像吴亦凡一样处理这类娱乐性质的二次创作,这毫无疑问是一种互动的新形式,也是一种全新的,让人关注到音乐的方式。”

  同时他也表示:“不是所有艺人都能达到让全民都来恶搞来开玩笑的,很多的艺人其实还没有达到那个资格。”

  全民偶像,全民公敌

  “现在到了新媒体时代,不要动不动就跟人发火,不要动不动就摆架子:我是专家教授,我是将军,我是63岁的老人,你们得尊重我……不要这样。”

  这是B站的半边天“局座”张召忠少将在自己节目中,聊到鬼畜、恶搞,以及各种二次创作时表示出来的态度。

  早在“大碗宽面”以及吴亦凡出现以前,张召忠、唐国强、李毅和葛平等不同行当的公众人物,就已经面临过年轻人们各种剪辑和创作的招待。而他们在面对这种全新的次生文化环境时,有过不解,有过迷惑,但最终选择了接受,甚至亲自参与其中。

  在恶搞以前,他们曾经都是某个领域的权威:张召忠将军不说了,少将军衔,49年建国后达到这个军衔者不超过2000人,唐国强是影视领域的老戏骨,李毅是国脚,葛平是国民级动画“蓝猫”的配音。

  甚至于仔细想来,这些人未必有什么实质的黑点,只是展现出了自己作为凡人的一面:张将军偶尔忽悠,唐老师接了蓝翔的广告,李毅亚洲杯上丢了单刀。

  拿这些平凡时刻开涮的帖子视频,是年轻人试图抹去了他们的权威身份,而仅以平凡人的姿态与之沟通的方式。就如茶馆酒肆之中,朋友间调笑着彼此身上的烂梗,体味相逢一乐的欢愉。张将军们感受到了年轻人在恶搞之下,释放出来的对善意互动的需求,泰然接梗,反而令人肃然起敬——真正的尊重从来不是噤若寒蝉和唯唯诺诺,而是实话实说之后的理解释怀。

  这个世界的娱乐,也本该如此。

  吴亦凡,以及之后的蔡徐坤并没有上述前辈的累累功绩,但偶像的身份,以及背后的商业考量,让他们不得不摆起架子,塑造自己的“权威”。

  日本21世纪以来最成功的偶像团体“岚“成员樱井翔曾经表示:“偶像是贩卖梦想的职业”。

  每一个偶像都背负着粉丝的希望,化身粉丝幻想中的样子,通过自己的成功,让普通人在平凡生活中有一个向往的对象。这本无过错,但粉丝狂热让饭偶像这件事情逐渐过火:粉丝为了流量数据而成建制的刷水军并控制评论,偶像出于逐利变本加厉的塑造完美人设。

  于是现在路人看来,一部分粉丝团体仿佛星宿派那般邪教,说不得实话,容不得商榷,只剩下“彩虹屁“,并且没有“圈地自萌“的自觉,转而争夺公共舆论里的话语权。

  无论人气多高,人设多么的“霸道总裁”和“高冷”,偶像终究是凡人:鹿晗会谈恋爱,吴亦凡会哄女友,王源会抽烟,蔡徐坤不太会打篮球。

  如同《大碗宽面》的终末,吴亦凡所唱:“门前雨落下,我浪迹天涯,有儿女情长,悲欢离合呀”。偶像在漫漫人生中,也会有七情六欲,会有平凡而不符合粉丝预期的那一面。当这种平凡离开了饭圈,进入到大众舆论,之粉丝前捧得越高,结怨越多,此刻迎来的反击也就越猛烈,仿佛全民公敌。

  但毕竟这只是一场娱乐,红与黑,厌与爱,不过看哪一边能更加平等的与之对话,哪一边能找到更多的快乐。年轻人通过恶搞创作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们喜欢开得起玩笑的宽广胸襟,我们不喜欢高高在上的扭捏作态。我们不害怕粉丝控评和“律师函警告”,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塑造我们喜欢的世界。

  美丽新世界

  2019跨年晚会上,吴亦凡和当年EXO的队友,曾经交恶的黄子韬拥抱,并且之后在微博和Instagram上互动,给CP粉发糖之余,宣告了自己与过去的和解。而另一个层面,他也正在与曾经黑他的网友们和解。

  从今年初回复抖音红人李雪琴开始,吴亦凡就展现出了更加接地气的一面。这背后既有团队操盘的因素——及其熟悉中文网络社会化营销,不空文化CEO铜雀叔叔接手了其宣传工作——但也能显然看出来,吴亦凡本人的放下。

  吴亦凡用东北话跟李雪琴互动,开始“接地气”

  他放下偶像包袱,选择用“自嘲“的方式,与粉丝圈以外的网友们对话,尝试真正的“respect”,并收获了不错的效果。

  《大碗宽面》发布后,从弹幕到回帖,频繁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声音:“吴亦凡对不起”。这并非大家伙儿认可了他的音乐,也不是对他人设的赞许。除了一种“同行衬托得好”的意味,也有一种欢迎他来到真实世界的善意。

  在可以想见的未来里,他唱Rap依旧会被嘲笑,他对嘻哈音乐的点评依旧将遭到diss,他的狂热粉丝会在不同的社交网络中被调戏。但为了更好的娱乐,他们关注着他,他持续为他们提供了素材,良性循环,即便被认为是“谐星”,也没有律师函。

  借用虎扑网友的一句话就是:“他终于知道该怎么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