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够政坛老油条?政治素人风暴见证欧美民意怒潮|基辅|素人|马克龙

  • 时间:
  • 浏览:32

  原标题:民众受够政坛“老油条”说教?政治素人风暴见证欧美民意怒潮

  [环球时报驻乌克兰、法国、意大利、美国特约记者 张浩 潘亮 关烁 丁玎]乌克兰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4月21日如期举行。第一轮领先的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在两天前的电视辩论现场表示:“我不是一个政治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来这儿是要打破现在这个体系!” 尽管有乌克兰学者警告说,“人们或许很快就会对泽连斯基失望”,但当下很多乌克兰民众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只想要一个“不一样的总统”。从“特朗普现象”到“马克龙现象”,再到“泽连斯基现象”,欧美国家的选举近几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有人说,一些欧美国家的民众受够了在政坛翻来滚去的“老油条”们的说教,才会改投“政治素人”的票。“政治素人风暴”颠覆了人们对欧美政党政治、民主选举的很多固定认知,日渐成为一个有趣的话题——它代表着西方政治的新旧之争,也折射出失落民众的民意怒潮。

  基辅出租司机:寡头又都干了些什么?!

  “我就是你犯下的错误和未履行的承诺所产生的结果!”泽连斯基在辩论中这样直言相告其竞争对手、现任总统波罗申科。他的话迎来基辅奥林匹克体育场内一片欢呼声,而波罗申科竟一时无言以对。一年前的今天如果有人说泽连斯基有可能成为乌克兰总统,绝对没有人会相信,无论是乌克兰民众,还是泽连斯基本人。即便2018年9月的民调,泽连斯基的支持率也只有6.7%,不仅落后波罗申科,也落后曾将秀发盘在头顶、如今搭在肩头的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

  《环球时报》记者年初与乌克兰官员、学者以及外国驻乌外交官交流时,大家看好的还是波罗申科和季莫申科两位资深政治家之间的对决。谈到泽连斯基,很多人的语调都是轻松和否定的,如:“哦,那个喜剧演员啊,他怎么可能呢?!”“他呀,他参选也就是出出风头,大概参选后片酬会涨吧?”一名西方国家驻乌外交官公开对媒体表示,欧盟多国驻乌大使对泽连斯基在内政外交问题上的肤浅理解感到震惊。同为候选人的季莫申科在评论泽连斯基时表示,如果选他当总统“就像用小怪物来做红菜汤,这或许是某种具有创造性的方式或是实验,但绝对不会好吃”。担任过四任总统顾问、有“乌克兰首席情报分析专家”之称的乌国家战略研究所前所长戈尔布林的评价或许更能代表传统政治精英的看法:“泽连斯基是个有才华的演员。但他不可能从表演舞台迅速切换到总统职位。如果想让全世界都嘲笑乌克兰,那就选泽连斯基吧。”

  与其他候选人相比,泽连斯基的竞选纲领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如:乌向北约靠拢是国家安全保障;确保军事人员工资达到北约标准;取消总统、议员和法官的豁免权;对腐败零容忍;医生和教师职业应享有尊重和高薪等。同时,泽连斯基团队的技术性失误也屡见不鲜。在3月初的“教师工资风波”中,其竞选团队内的教育政策负责人提出要将全国教师工资提高到每月4000美元,称“这样全年预算开支也不过2亿美元,政府是可以负担得起的”。泽连斯基甚至在研讨时暗示可以用追缴贪官的非法所得来付这笔钱。该提议很快就遭到质疑。且不说2018年乌人均月收入仅276.48美元,将教师工资上调至4000美元是否可行,仅计算失误就遭到教育部官员科别尔尼克打脸。科别尔尼克称,乌约有50万教师,每人每月工资4000美元,全年预算开支就是240亿美元,国家财政根本负担不起。

  然而,民心会变,当各路精英纷纷看空泽连斯基时,他却一路扶摇直上,支持率从今年1月的15.9%攀升到3月的27.7%。《环球时报》记者曾问过出租车司机瓦洛加打算给谁投票,这位因战乱从顿涅茨克迁居到首都基辅的前工厂技师斩钉截铁地说,“要投给泽连斯基”。当记者提到从政经验时,瓦洛加嗓门明显提高:“过去那些有从政经验的人又都干了些什么呢?!他们都是寡头!泽连斯基是没有经验,可他是干净的,他干得最差也就是像过去那些人一样吧,还能差到哪里去呢?!”

  非寡头、非传统政治家、无政治丑闻、舞台形象良好,且扮演过清廉总统角色的非寡头、非传统政治家、无政治丑闻、舞台形象良好,且扮演过清廉总统角色的泽连斯基成为今年乌克兰大选39名候选人中的一股“清流”,用其竞选发言人的话说,“这个水晶一般的人轻装上阵就足以让其他传统政治家人仰马翻”。很多乌克兰人像瓦洛加一样,是以给“政治素人”投票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失望情绪。乌克兰自1991年独立以来,政治上长期陷入东西内斗和向俄还是向欧的困境;少数寡头控制国家经济命脉并操弄政权;普通民众没有获得感,人均收入长期在欧洲垫底。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政治家的形象在不少乌克兰民众心中已倒塌,就像乌最高拉达议员维克多·丘马克所说,“我们没有政治家,只有商人,他们只是在利用政治来做成生意”。

  美政治学者国家治理会不会紊乱?

  “这是乌克兰喜剧演员对政客们发出的最新警告,一些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政治素人’正在推翻体制中的人物。”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这样评论“泽连斯基现象”。在英文中,与“政治素人”对应的词是“outsider”,该词有“圈外人”“门外汉”“冷门选手”的含义。美国石英财经网3月30日的文章就用到这个词——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马克龙异军突起成为法国最年轻总统、喜剧演员格里洛领导的“五星运动”在意大利获得成功,都显示这是“政治素人”兴起的美好时代。《华盛顿邮报》评论说,在特朗普和“五星运动”之后,泽连斯基成为黑马再次印证有更多“政治素人”正像风暴一样冲进欧美政坛。英国广播公司近日评论说:“乌克兰将成为下一个让反体制的‘政治素人’参选并获胜的国家吗?在一个政治变得反复无常且普通民众没有安全感的时代,如今的世界已对‘政治素人’取得的本应令人瞠目结舌的胜利习以为常。”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刊文认为,在社交媒体上聚拢人气是这些“政坛闯入者”声名鹊起的关键,而该现象在10年前还不可想象。泽连斯基的28岁竞选团队成员费多罗夫表示,“我们只有一个平台,那就是互联网”。在这个平台上,更多展示的是政坛新人的道德价值观而非切实可行的国家治理方案。

  一些国际问题专家认为,如今的选民已厌倦那些无能的守旧派政客,人们想要新的舵手,无论其是否有经验,而泽连斯基正在利用这一点。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俄罗斯与欧亚项目研究员安娜·考尔巴特表示:“许多乌克兰人热情支持泽连斯基,但没有要求他给出任何施政方案。这是一种以救世主自居的行为,他和他的选民都是如此,这种行为并非基于对其政策、议事日程或团队作出理性或批判性的评估。”

  尽管有批评者嘲笑美国前总统里根只是一名二流演员,但里根曾两次担任美国最大州——加州的州长。美国“市场观察”网在特朗普当选后评论说,“我们从来没有过像特朗普这样的‘政治素人’和民粹主义者(当选)”。

  《洛杉矶时报》评论说:“为何‘反叛’候选人正在崛起?民调一再显示选民对国家现状不满,如今,他们已忍无可忍。”民调显示,当时64%的美国选民认为当前政治体系“基本上紊乱”,72%的人认为大多数政客“不可信任”。

  “小心‘政治素人’!”特朗普2016年初选领先时,美国阿默斯特学院政治学教授克拉勒斯就在《外交政策》杂志刊文称:“我担心特朗普当选,将导致国家治理走向紊乱。因为在我日常研究的拉美国家,自1989年以来共出现13位几乎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人当选总统。他们背景各异,有军官、商界大亨、电视人物、艺术家、经济学博士、工会组织者甚至前神父。可以理解,对那些已对现有政治体制不抱幻想的人来说,选择一位‘政治素人’或许颇具吸引力,但事实是很多国家的民主体制受到损害,政府丧失运转能力。”

  意大利 “素人”总理:任期结束重回高校执教

  在欧美国家,“政治素人”当政的例子越来越多,如刚当选斯洛伐克首位女总统的苏珊娜·卡普托娃是一位律师。当然,这些“政治素人”面对的挑战不会轻松。

  美国“市场观察”网2016年11月曾刊文称,正在准备参加法国总统大选的马克龙明确表示:“特朗普和我都是政坛‘局外人’。”当他第二年5月7日当选后,就有法国议员说:““马克龙很聪明,但没有治国经验。”如今,持续5个多月的“黄背心”危机正考验着马克龙,游行人群中经常有人喊出“马克龙辞职”的口号。4月20日,巴黎依旧有“黄背心”游行,有不满现政府的法国民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7年大选第二轮投票的弃投率超过25%,是自1969年以来最高的一次,“投票者中真正选择马克龙的法国人其实只有2000多万”。当被问及“既然马克龙让您失望,下次大选您觉得谁更能胜任”时,很多人表现得矛盾、迷惘。公司雇员诺艾米和中学教师迪迪耶给出的答案基本相似,他们认为从极左翼 “法兰西不屈服”的梅朗雄到右翼共和党的沃基耶再到极右翼“国民联盟”的勒庞,这些政坛元老都让他们难以信服。

  有法国媒体认为,“政治素人”当选国家首脑在特定环境下可以成为大概率事件,但“暂时的热度”不代表他们能持续获得坚实的支持。在内政方面,据法国LCI电视台统计,上任未满两年,前后有14位要员离开马克龙政府,“创下第五共和国纪录”。在最新一次内阁改组中,马克龙大胆启用39岁、获得法籍仅3年的黑人女性恩迪耶担任政府发言人,被反对党批评任人唯亲。在外交方面,马克龙强硬、直率的作风也让波兰、意大利等国政要公开批评他“没有经验、天真且傲慢”。

  除选举中的“政治素人现象”,有时西方国家为打破政治僵局、就组阁问题尽快达成共识,也会任命“素人”出任政府要职。2018年6月1日出任意大利政府总理的朱塞佩·孔特此前既非议员也非政府要员,而是律师和大学法学教授。意大利《晚邮报》评论说:“孔特是一个纯粹的人,本不是政治人物,但他持亲欧洲立场,是有着左派情怀的‘政治素人’,并获得‘五星运动’与联盟党的支持。由于他在被任命之前远离政坛,且口碑不错,使他成为意大利第一个政治背景‘清白得好似火星人’的掌舵人。”意大利政治学家帕西尼认为,孔特的当选在意大利历史上非常罕见。长期以来,意大利总理的人选一般都是获胜的执政党领导人。《纽约时报》认为,意大利政局的这种新变化反映出民粹主义在该国逐渐兴起,打破业已运行数十年的旧的政党制度。意大利路易斯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托·达里蒙特此前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意大利政治这一变化的深层原因是意大利经济增长乏力严重影响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此前的政策失灵和经济不振让绝大部分民众对传统精英阶层失去信任。”

  一年来,孔特在国际场合的形象和谈吐得到很多国家领导人的尊重和肯定。但经济不振等难题和挑战、处理与欧盟及域外国家的关系,也让他领导的政府棘手。有意大利媒体近日报道说,孔特上个月透露,任期结束后将退出政坛,重回高校执教。或许,对“政治素人”来说这很正常,就像人们可以预知,特朗普卸任后还将是一位知名的商人。

猜你喜欢